鲷鱼寿司卷

UR_ 原创 ES 凹凸
沉迷呆毛双子
美食lo主【no
致力于各种拼图
庭有枇杷树
如果有愿意和我给彼此儿女拉郎的先生太太请不要大意地敲私信吧![??

【连彻】太陽と向日葵(高校paro,普通人设定)

【连彻】太陽と向日葵

因为某个沉迷于鞠南的人,我现在一听歌就想写东西x
连清然x顾尧彻 高校paro,普通人设定
说不清是糖是玻璃,顾尧彻视角
肯定有bug


连清然的好,一辈子数不清。这是顾尧彻在新学府宿舍里都一直会悄悄念叨的一个想法。

刚进高中的时候,“有钱”“聪明”“长得漂亮”“学习好”这几点受欢迎之处连清然就已经全部占了,没有理由不喜欢她。

“这不能成为你上课开小差看她的原因。”这是文卿敲着她的桌子给她的提醒。

我就喜欢看她。听着文卿的说教,顾尧彻依旧这么想着,在脑海里描摹着连清然的样子。那是一种想亲吻她的感觉和冲动,当然她从不敢实施下去。

她们一起干过许多事情,顾尧彻这么回忆道:暑假的时候骑着自行车沿着中心商业街的路骑上几圈;去花店帮忙,除了拿到薪水以外还有新鲜漂亮的花;一起吃饭一起出游一起看电影。什么事情都干。

连清然的一通电话可以把她从补习的教学楼叫到连清然家门口,就和她的电话自然也能约到连清然一样。

顾尧彻总是觉得,聪明如连清然,就算她的情商低到了东非大裂谷马里亚纳海沟也不会这样迟钝。她就是在装傻。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自己涩于开口,连跨出一步的勇气都没有。这要如何要求其他人能够对自己像是无心的暗示有任何回应呢?她叹口气,合上了之前一直捧着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的《时间的玫瑰》。


毕业典礼之后是班级自行组织的散伙饭,带头的班委用整整三年都没有用过的班费租了一个轰趴馆。原来说好的大吃一顿最后也改成了外卖,当天晚上顾尧彻也就是一个人抱着一桶全家桶在轰趴馆里面到处转悠,看过了风辰欹玄他们打九球,又去瞅了瞅旁边对唱情歌的墨隼宫暮铃,晃荡了半天最后还是站在打扑克的那群人旁边给对面的连清然打手势出老千。

然后她就这么一边看着一边打手势一边吃完了一整桶的炸鸡。

她越看连清然的脸越觉得那眉眼好看,看她拿牌的手,看她每次赢了以后把筹码拢到一起的动作。

然后她觉得这样不太好,不知道是帮连清然出老千不太好还是借着打手势的名义站在她对面看她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不太好。她走到旁边去丢掉了那个空桶,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滑手机。

把手机换成报纸就像一个空巢老人了,她这么想着。

就这么闹到了晚上7.8点钟,但是因为夏日的缘故天并没有全部黑下来。突然有人提议,说是学着哪个高校毕业的“习俗”,去抢心仪已久的那位领口的第二粒纽扣。就像把冰块丢进油锅里了一样,整个轰趴馆几乎沸腾起来,连清然拉着顾尧彻挤到一边,抱着肩膀问她要谁的扣子,风辰的还是欹玄的,还是启的。

“不会是想要秦鵹的吧?”连清然碰碰她的胳膊,打断了她的走神。

“谁的都不要。”顾尧彻这么说着,仿佛身后所有的噪声都是背景音乐一样,根本影响不了她接下来要说什么,“我想要你的。”

连清然盯着她看了半秒,然后笑了出来,她伸手曳住那颗烙着校徽的扣子,略使了使劲就把它拽了下来,放到了顾尧彻手里。

顾尧彻想了挺长时间的措辞却硬是没有想好,她捻起那颗扣子看了又看,最后也只说了句“谢谢”。然后就走向轰趴馆的门口,换掉了脚上的拖鞋。

连清然并没有追上来,也没有继续和其他人闹,她靠在墙上,脸上依旧是刚才那样的表情,像是有些在意之前自己是否自然,是否好看。


这粒纽扣,到现在依然躺在顾尧彻的笔袋里。
不过她的生活里,已经不再有连清然这个人了。

评论(4)
热度(5)

© 鲷鱼寿司卷 | Powered by LOFTER